从国内到国外 我的打工故事

2015-08-10 16:00:32
263人浏览
来源:互联网

我的打工故事


我现在还在给人打工,只不过不是零工而算是长工了。刚才在网上看了两篇有趣的文章,一篇是讲一个复旦本科生在硅谷面世的经历,另一篇则是一个耶鲁强人洋洋洒洒的打工经历。有点意思,想起我读书时的打工经历来了。

我做过很多工,但倒是从来没有来统计过。这一算,倒是算出不少来了。

我的第一份工要回数到高中时,其实那应该算应付社会实践的作业。母亲替我在石门二路的鼎日有食品店觅到一个暑假的零工,在食品柜台帮忙。写下这个经历倒是很有必要,当时很多事情还都历历在目甚至影响到我今生的。

首先,是练了一手好基本功:数钱,秤分量,包纸袋,用绳子捆两个酒瓶。鼎日有是做福建肉松出名的。我还记得有个顾客来买一斤肉松,我舀了一勺把纸袋放上电子称,“500g”,那个顾客直呼厉害厉害。那次多少是有点偶然,不过在那之后,人家来买肉枣,一斤下去大概总差不了几十克。包纸袋,捆酒瓶的技术现在不用,恐怕生疏了,不过数票子的本事还在的......经常可以练的。

第二件事情,是让我看到了贫富差异。我再小一点的时候,恐怕上海家家的条件恐怕也差别大不到哪里去,这个时候事九十年代初,差距却在开始慢慢拉大。我做事的这个柜台,除了买肉松香肠肉枣,还卖色拉油,美极鲜酱油,白兰氏鸡精牛肉汁,草菇老抽,(口急)汁(辣酱油香港人的叫法)鹰唛粉罐装泡打粉等等这些现在看来很平常不过当年对普通人家来讲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甚至连听也没听到过。我常常想,怎么会有花二,三十块钱去买一瓶酱油!那到底是什么酱油?直到九十年代末我到了英国,才在中餐馆里第一次见到人家用这些东西。不过就是进口酱油罢了!在当时,的确有一些人买,而且看得出,是有钱人。每次这些人走之后,柜台上一老一少两个女营业员就会对买主品头论足,大多是评评行头,猜猜身世之类,用现在娱乐业的行话:八卦一下。

第三件更重要的事,是看见了无论做什么,只要努力就能出息。换而言之,高工资是要凭辛勤汗水来换的。当时送货来的金龙鱼油的一个业务员,干活很巴结(比起国营店的服务员)。他有一个账本,硬面抄自己里面画好表格,每次进货出货库存客户清清楚楚,看得柜台长直啧啧称奇。她问业务员一个月可以拿多少,我记得他说一千,那时候一千是天文数字啊,普通人家几百就很不错了,相当于现在的“万把块”。那个老的感叹道:到底人家一月拿一千的!

北大
上了大学,间或做过些家教。刚开始做的时候有点胆战心惊,仿佛高中的东西都已经还给老师了,后来发现也不算太难,我教得多是小学生初中生,题目琢磨琢磨都还能做。第一家是同学介绍的,我印象里家里住在海洋气象局的大院,一个小时10块钱。每次好像能有20块进帐(现在想来和钟点工一个价)。有一次家长留我吃打卤面,孩子她妈一边搅着卤,一面来回向我嘟嘟:我放了好多肉的,怎么一点看不见...... 我一边吸溜着面条,一面暗自笑:总听北方人嘲笑上海人小气要面子,我都不在意肉不肉的你们自己也别计较。后来还做过一家,比较大方些,男女主人都和气。有天出门前男主人有天向我显摆他新买的索尼29寸大彩电,女主人出门的时候朝我乐,说:“别理他,他买完得意呢,结果过一个礼拜去看,发现便宜了,要我买完了就不去看了”。女主人倒是很可爱一个人呢。在好像是大三的时候,北大团委做了件好事,在北京青年报上登了广告,想去做家教的可以报名然后统一分配。这个时候报酬也比较统一了,总有20-25块钱一个小时。不过大三大四花销也大,申请学校,发email都是不小的数目,一个月我大约能挣3,4百块钱,统统交给北大的计算中心和邮政局了。

在大学的时候,总是想找工作做社会实践,家教算是门槛最低比较“俗”的一种,校园里的工作档次似乎高些。北大公开招聘学生助理的时候,我应到了一份在教务处学籍科的事,每周几个小时有些报酬不高。那时候学生出国,需要抱着资料到学籍科来盖章,算是见到不少牛人。学籍科编制就两人,科长和科员。科员是一个引进的博士后家属,和我坐一个屋,我负责把学生资料往电脑里输,科员阿姨有时会和我聊天,大约是他老公的什么女博士同学,丑到大家都替她担心嫁不出去居然到了美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结婚之流。科长坐里屋,话比较少,也就三十多岁年纪,几年之后我在英国看克林顿北大办公楼演讲直播,偶尔几个镜头扫过观众我赶紧努力辨认有没有认识的人,终于看见我们的科长,那个亲切和自豪啊......别人估计真得难以想象,呵呵。

似乎还应当提提我另外两次应聘不成功的事。三角地和各个食堂门口贴的招聘广告总是最最吸引眼球的,一次看见给展会当礼仪小姐的广告,是一家南京电子公司。估计是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美女,那个年轻的经理估计也没想到,美女排排坐,看得眼睛都直了。显然我的姿色欠了些,没选上也不奇怪。另外一次就冤啊!我还记得是在逸园门口看见的大广告,不消别的,“IBM", “每小时50元”,“江浙沪人士”这几个大字就把我看得心惊肉跳了,以脱兔之速冲到电话亭。接电话的小姐还挺客气,是IBM给他们的语音识别系统招测试员,想要有江浙口音的人。她说你的普通话挺好,能来点带上海口音的吗,我一下子呆掉,怎么憋都挤不出来。她乐了,说像我这样的挺多的,在北京久了,普通话太标准了,还问我如果有合适的人可以介绍给她。我心里那个叫失落啊,上海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连我瞎学学也可以来上几句的,怎么关键时候枪就不响了呢!!!哇涩了好几天。

在英国
大学毕业后去了英国,打零工从挣零花钱变成维持生计的手段。大体来说,也是慢慢境遇从惨淡到改善的一个过程,是成长的历程。我在英国做过中餐外卖店,麦当劳,旅馆,翻译,学校计算中心,实验课助教,给试剂公司作化学原料,还零星做过帮留学中介到机场接人。打工挣来的碎银子加上奖学金支持了我的基本生活,一台笔记本电脑,两次欧洲旅行和三张回家的机票。

第一份工是刚到不久新认识的朋友介绍的,是一家经营惨淡的中餐外卖店,名字我不记得了,地址倒还有印象(No.24 Preston Road)因为后来还搬到那家店楼上住了几个月。钱很少,可能还不到三英镑一小时,因为生意淡,没事情做的时候老板就坐在凳子上、老板娘则坐在糖口袋上叹气发呆嘎三胡。老板听不少人说当年也算叱诧风云一人物,婚大概至少结过七八次,现在也只能算强弩之末了。这个现任是个上海女人,带了个女儿嫁过来的。照理来说异地见老乡应该亲切感动才是,却一点也没有。因为嘎三胡的时间比较多,慢慢也就拼得出她的故事。

老板娘原先在上海服装公司里做的,也喜欢裁剪,后来出过一次事故,好像缝纫机针扎穿手掌,再后来经人介绍嫁了这个开餐馆的,就回家歇了。算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女人。这个小城市中国人的圈子很小,有很多流传说这个女的等到四年绿卡混出来肯定就会离开这个老头子,甚至还有一些更加猥琐的情节。关于这个女人的故事本身就可以写出一个短篇来,以后我再另表一支吧。

老板娘的女儿没有通常小说里再婚家庭里拖油瓶的可怜,小姑娘有一双略微吊稍的丹凤眼,是一个骄横跋扈的小学生,动不动就发脾气,把自己标榜为公主。感觉她和她娘合起来想尽办法从老头子身上榨油水。老头子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大家相互利用,这个老婆算有一天用一天吧。

这家中餐外卖店像其他英国的中餐馆一样,卖得是英式中餐(或者英式港餐)。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什水”(念杂水或者杂碎)那家的版本就是豆芽加点什么别的舀一勺番茄浆糊一炒变成“牛什水”“鸡什水”“素什水”“猪什水”;第一次见到豉椒牛肉;第一次知道这里的所谓北京烤鸭都是油里炸出来的。店里老板炒菜,老板娘负责炒饭炒面。老板虽然混这份饭几十年,手艺看上去不怎么样,什么东西都是在一盒浆糊里。生意差了但是菜单上的材料都得备着,所以东西肯定不新鲜。我负责在门口接电话,下订单,收钱。

我做了没两个月,后来在麦当劳找到一份工,因为是正式单位,给办临时工作许可,办社保卡,当然也要交税,工资也涨到三块出头(好像是3.15),时间还相对自由些,就不在那家外卖店做了。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在这家店工作另外两个女孩。一个叫Julie, 住在二楼另外一间房,和我合用一个厨房和洗手间。另外一个S小姐,是我辞职之后来接班的。Julie和S一样,先生都在国内,一个人跑到英国来读书。两人都是苦命人,国内都是英语老师,出了国,读得语言课程仿佛又不值得,于是把所有的时间都去打工拼命了。两人都在英国有了要好的男朋友。Julie的男朋友我也见过,矮个子眼角略有贼相,不久回国了。在Julie回国之后,邮箱里还收到过那个男人写来的信,老板娘看了一眼,嘴角会撇出一丝暧昧和不屑。这个男人是我们学校的访问学者,在国内也有家室。后来有男同事和我说,这个男人和他吹,说是那个贱女人自己贴上来的。Julie说到这个男人,总是说是朋友,或许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一个人在国外拼命无依无靠,或许需要这样一个肩膀,但是被这么一个男人在背后这么说,我的心寒啊!真是不值!Julie国内有个儿子,是她精神上的支柱,说到儿子两眼放光,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却舍得花钱买玩具给儿子(后来发现也是国货,安慰自己说国内买不到这样的)。Julie的工作在晚上,白天在家里做剪报,贴了满满一大本子。她给我看她的剪报簿,很有成就感。她说她学到了很多东西,从这个上面英语长进很大,回去给她的学生们讲当资料。店里面的报纸是本地的晚报,老板反正是从来不看得,估计也不怎么看得懂,Julie把这些旧报纸当成宝一样的收藏,满屋子的旧报纸,这可能是她和外面的英国社会仅有的一扇小窗了。

S小姐的男朋友也是我们学校的博后,还算得上“一表人才”,她在店里打工的时候男的就在店里送外卖。她不像我没生意了就进厨房。没有客人没有电话也就没有外卖,他们两人就在柜台上腻咕着说话。S是个坚强的人,来英国时兜里就没有什么钱了,她坚持每天打N份工,几乎从来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人非常憔悴。她常常抱怨国内的老公懒(当然没法和她比)不肯出国,她就这样每天打N份工,过两年用攒下的钱在另外一所大学读了一个硕士,其间我还给她打过电话询问签证的事,虽然我和她不熟,她还是热情洋溢地的帮我解答。毕业之后她回国当了个白领,然而又过了一阵子,一个朋友告诉我,S和老公离婚回英国了,嫁给了这个当年送外卖的博后,说话嗲声嗲气俨然一个阔太太了。

也不记得为了什么事,当时的男朋友和老板一家吵翻了,老板娘前所未有地替她老公叉腰打头阵骂,就跑出来了。算是和这家人拜拜了。

社区互动话题
秋天,葡萄的功效堪比冬虫夏草
秋季是吃葡萄的好季节。每逢秋季吃三斤,好处多多哟!就算仅仅是冲着味道酸酸甜甜的葡萄也是很多人的最爱何况,还有这么多棒棒的
参与讨论》
盘点苏城人气地方菜!队长带你大吃四方
从烹调技艺各具风韵的“八大菜系”到《舌尖上的中国》美食纪录片的走红,吃,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可谓是“悠悠万事,惟此为大”。在
参与讨论》
苏州十大高薪行业出炉 网游业9165元高居榜首
在线数据显示,从苏州地区2015年夏季各行业的竞争指数来看,能源/矿产/采掘/冶炼行业竞争指数最高,其次是物流/仓储,再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