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农民工城里找伴侣难

2015-06-17 13:00:57
293人浏览
来源:互联网

 城东北,望京公园。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一场别具一格的民工相亲会在这里举行,以农民工兄弟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相亲会,这还是第一次。

根据《中国之声》披露的数字,我国目前约有2.3亿农民工,其中主要是15岁至49岁的青壮年劳动力,并且以男性为主。据媒体报道,就在几天前,一位半年内拨打110电话四万多次的农民工因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在安徽被拘留,而这位神智正常的民工之所以狂打110,只不过是想听一下女接警员的声音,以此“排解寂寞”。

在农民工相亲会上,25岁的吴玉成显得与众不同。诚然,他是一个典型的二代农民工——有知识,有追求。但不容忽视的是,他同样面临着情感的缺失状态。今天,我们希望通过他的故事再来探寻一下农民工的婚恋问题。

打击  “真不是一个档次的”

26日上午,吴玉成9点准时到达望京公园参加民工相亲会。他双手藏在略显大的皮手套内,不时地跺着脚,但他一再强调“不冷”。

吴玉成是京城一家电器城的推销员,从河南来京打拼已经7年了——从小商贩到建筑工,从服务员到推销员,他可谓是经历坎坷。在这7年中,他一直有个愿望,找到一个能和他踏实过日子的伴儿。

但是26日上午京城上空却有些阴霾。十几个农民工在有点热度的公园售票处焦急等待女方的到来。

正当民工兄弟们焦急等待之时,两位来晨练的“北京阿姨”来到了民工相亲报名处。她们说是给朋友的女儿来看看的。这个时候,在电器城卖空调的吴玉成被大家推上了前台,因为大家普遍认为他的条件比较好。

“阿姨,您进来看,进来说。”吴玉成赶紧让“北京阿姨”进屋。“北京阿姨”就站在门槛上和他聊了起来。吴玉成一五一十地介绍起自己,从职业到年龄,从籍贯到未来,颇有演讲的架势。

在其中一个问题上,吴玉成向“北京阿姨”阐述起来,就是未来在哪里发展:“两个人一起打拼,才能过好日子。”隔着一条门槛的对话没两分钟就结束了。事后,那位“北京阿姨”悄悄对本报记者说:“我并不是看不起他们,但是我觉得民工还是应该找民工,我那位朋友的女儿至少也得找个白领。”说完这些,她一个劲地摆手:“真不是一个档次的。”

农民工的相亲对象该是谁?

据报道,一项调查显示,7成广州人不认可和农民工结亲。

渴望 情感寄托在杂志中

其实,吴玉成的情感世界很丰富。来,听一听他的过往。

河南濮阳清丰县,吴玉成就出生在这里的一个村庄。2002年,高中毕业的吴玉成再也不想围着玉米、大豆、小麦转圈了。一个朋友的召唤将他带到了“有天安门和故宫的大北京”,找到了一个在建筑工地和水泥的活儿。每晚工棚里的夜聊会播种了吴玉成的情感萌芽,“大伙儿都好面子,一到晚上就谈论媳妇怎么贤惠、怎么带劲。”那时候刚19岁的吴玉成听到这儿,脸都会发烫,就会猛地一下用被子蒙上头。

有时候,一些年长的工友还会去录像厅看特别带劲的片子。有的看完片子之后还会找家小发廊“潇洒”一下。吴玉成对此都看在眼里,不过他说这些行为不是他这个档次的人所干的。“我和他们相比还是有一定文化的,不能沦落下去。”情窦初开的吴玉成将情感寄托在《读者文摘》、《青年文摘》等刊物上,里面对爱情的描写让他永记心间。看了这么多对爱情美好的描述,吴玉成的心动了。但是他打工的那个建筑工地大都是大老爷们,有几个女性还都是做饭的大妈,“根本没条件找啊,去外面更不可能,穿的那么破,干活又脏!”

《中国之声》援引一位专家的话说,农民工感情的困境是个老大难问题。农民工特别是其中的青壮年劳动力,他们对感情的欲求长期得不到满足。

伤感 朦胧情感被扼杀

2007年,吴玉成换了工作。这一次稍微体面一点,他来到了一家度假村做客房服务员。在这里,一段朦胧的情感让他至今难忘。

由于是新员工,吴玉成被送到另外一家度假村去培训。在这里,他结识了年长他两岁的一位女服务员。两个人熟悉之后就“大姐小弟”地叫着,在业务的学习中彼此拉近了距离。

北京的一个大风天让两颗心靠得更近。当天吴玉成给“大姐”发短信:天冷,多穿点,别感冒。这条温馨的短信在大风天里显得那么温暖。“也许这就是姐弟恋吧!”崇尚浪漫的吴玉成每晚睡觉前都会畅想一下对方的笑容,想着想着他都会笑出声来。情感的种子在慢慢发芽,吴玉成感觉已经离不开那位“大姐”。但是突然有一天,一条短信将这棵新芽彻底摧垮:我要回老家结婚了,对不起。“事后才知道是她的父母在老家给她订了门亲事”。

其实,这并不是吴玉成一个人面临的问题。通州一建筑工地的小李就表示,他周围不少农民工的婚恋问题最终还是回老家解决,其中一些人更是被父母包办。57岁的农民工老刘则说,小辈们在大城市找对象很难,同样找个打工的,还不如回老家找个老人们认可的,“知根知底,才好过日子。”

突围 相亲网恋婚介都尝试

“想找一个生活有质感、能够不浮不躁面对现实生活的人。”这是吴玉成这么多年来总结出来的。

有一次,他“斗胆”和一位大专毕业的白领相了亲。那一次相亲是在一家快餐店,是吴玉成特地选择的。

相亲从一杯奶茶开始,也从这杯奶茶结束。“我当时给对方点了一杯奶茶,但是服务员不小心将奶茶滴落在那个白领的身上,她就不依不饶的,直发脾气,弄得服务员特别紧张。”有过服务员经历的吴玉成对此特别看不惯,他直截了当并且迅速地结束了这次相亲,“我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外来工。”

有点知识、有点文化的吴玉成对电脑十分在行,现在他已经加入了他所服务的那家电器城的msn群,里面都是天南海北的兄弟姐妹,他希望能在这儿找到一份感情。26日民工相亲会上也来了一些年轻务工者,来自贵州的小龙是个网迷,不过他都是纸上谈兵,网恋一场,很少在现实生活中见面。

吴玉成没去过婚介所,但他周围的不少工友都去过,其中一些人被骗得晕头转向。在望京公园民工相亲会上,一位农民工愤愤地说:“去了5次,被骗了5次,一次300块。”

相约

盼相亲会再召开

吴玉成现在租住在孙河乡,他每天上班都经过望京公园。20日左右,他无意中在望京公园门口看到了“民工相亲会”的条幅,当即决定前来报名。一问报名费20元,他二话没说就交上去了。

26日,望京公园被装点得十分喜气,红色的条幅悬挂在公园的铁门上,公园内一些树干上也张贴着“我是民工我相亲”、“将相亲进行到底”、“过年了领一个人回家”等标语,一些树杈上还系上了粉红色丝带扎成的花球。

十几个农民工兄弟翘首以待女性朋友到来。不过,让他们感到遗憾的是当天仅有两名女性前来赴会,而且是一闪而过。有农民工兄弟不无抱怨地说:“记者来的太多了,把人家都给吓跑了,这面还没见上呢!”

望着萧瑟的枯草、光秃的树干,吴玉成更是哈了一口气:“也许太阳出来了,人就会来的多一些。”

一个女性没见到,吴玉成对此次相亲会并不遗憾,也不失望:“如果有下一次民工相亲会,我还会来。”不过他说自己的目标没有变,那就是找一个生活有质感的人,一个面对生活能不浮不躁的人。其他农民工兄弟也表示,希望这个民工相亲会能够长期办下去。

告别没有任何成果的相亲会,吴玉成赶上一辆公交车去加班卖空调,他希望过年能多带点钱回家。“最好还能带上一个人回家过年!” (记者 于建)

社区互动话题
秋天,葡萄的功效堪比冬虫夏草
秋季是吃葡萄的好季节。每逢秋季吃三斤,好处多多哟!就算仅仅是冲着味道酸酸甜甜的葡萄也是很多人的最爱何况,还有这么多棒棒的
参与讨论》
盘点苏城人气地方菜!队长带你大吃四方
从烹调技艺各具风韵的“八大菜系”到《舌尖上的中国》美食纪录片的走红,吃,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可谓是“悠悠万事,惟此为大”。在
参与讨论》
苏州十大高薪行业出炉 网游业9165元高居榜首
在线数据显示,从苏州地区2015年夏季各行业的竞争指数来看,能源/矿产/采掘/冶炼行业竞争指数最高,其次是物流/仓储,再
参与讨论》